由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说起

由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说起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2013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网上发起一项“死活读不下去前10名图书”的调查,结果《红楼梦》高居榜首,成为“最难读”之书。针对此种情况,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采访时不无气愤地表示:“中国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是耻辱。”

不知大学生看完这一报道是什么感受,有什么想法。不过我的反应是:二月河先生以自己的喜好来要求别人,以悬殊半个世纪的阅历来看待当今的大学生,是不是太过“强势”了!身为作家,对《红楼梦》情有独钟,视其为宝典,那是你个人的事情。这是你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但大学生也有自己的兴趣,有个人的阅读领域,即使他们连其他三大文学名著都不读,也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这只能表明他们缺乏阅读的兴趣而已。同时,也无数据显示他们不阅读四大名著,降低了多少素质。别说是大学生,就算是与二月河先生身份相同的作家,谁能保证每个人都喜欢《红楼梦》?每个人都能读下《红楼梦》?

这就好比吃菜,有人喜好川菜,有人喜好粤菜,有人喜好鲁菜,谁也不可能统一要求。抛开地域特点,即便是同一地区,甚至是同一家人,口味也决不可能完全一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读书,也应该是这样。作为大学生,专业书之外,依兴趣而阅读,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开卷有益。摆在架上的书,只要去读,这就是值得肯定的。关键是我们能否积极引导学生读书,是否为他们提供读书的时间和空间。宽敞明亮的阅览室里,学子们济济一堂,聚精会神地沉浸于书籍之中,那一定是学校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线。学生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就能够积极融入其中,走近作者,自觉进行体验、感受,化书籍知识为自我营养。违背学生自我内心需求,而强制他们非读什么不可,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虽然说大学生已经比较理智,但很多情况下还是感性占重要地位。

从文化内涵的角度说,《红楼梦》蕴含着中国文化的诸多方面,确实值得阅读研究。但我们也不能由此否定其他书籍就没有文化内涵,就上不得台面。还是以菜肴做比,如果我们把《红楼梦》等看作一道满汉全席,色香俱全,营养丰盛,那么其他书籍完全可以看作家常菜系,或是白菜烩肉,或是辣椒煎蛋,或是小葱拌豆腐……这些家常菜恰恰是贯穿于人们生活的,是离不开的,同样也是饱含营养的。

从人们的认识过程来说,人对事物的认识是逐渐加深的,而且一些兴趣也是会随着时间、环境和自身情况的变化而改变。这段时间,大学生对《红楼梦》不感兴趣,读不下去,谁能说他们会一直这样?等有了阅读情致,有了内在需求,沉下心阅读,其结果肯定要比“强按头”式的效果好。何况凭大学生们的智商和能力,只要想读,那根本是不在话下的。为什么会造成当今这种局面,作为教育部门理应好好反思。急功近利的办学思想,最直接的影响是学生处于浮躁之中,静不下心,坐不下来。学生们为着成绩、为着升学、为着工作,哪有心思“忘我”阅读!把造成这一可悲现状的罪魁说成是学生,气忿地怪罪学生、指责学生,是掩盖教育的弊端,是对大学生的极大不公。

从学生的主体性角度说,统一强制学生阅读《红楼梦》等是一种平均主义和一刀切思维的体现。这种做法,是对学生主体性的不尊重,也是对学生差异的忽视,对学生个性的抹杀。《红楼梦》毕竟不是“红宝书”。即使是当年大家人手一本的“红宝书”,除了“背背”“举举”,又有多少“读下去”的?

对大学生来说,《红楼梦》毕竟是课外书,是实实在在、名副其实的“闲书”。对此类书籍,包括一些专家列出的“必读书目”,完全没必要提什么要求,设什么限制。阅读“闲书”,一要“时闲”,即有“闲时间”,二要“心闲”,即有“闲心情”。前者好办,没有可以“挤”,至于后者,非等心情沉静下来不可。因此,针对这类书,学生读了就读了,没读就没读,“读不下去”也没什么,学生不会因此消沉堕落,不成体统,世风也不会因此而更糟!

至于现在中高考中,对文学名著阅读的考察,多少有些形式主义。填写作者、说说人物形象、概括一下内容、最后再谈点感受等,有多少又是来自于学生的真正理解。其实,很多学生只是考试前的专门备答,对于原著根本没有阅读。出卷者如此做的目的,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促进学生平时多读名著。本意的确是好的。不过,如果真要考学生的阅读理解,认识感受,完全可以不必限定篇目,让学生就自己阅读的最感兴趣的书籍谈深刻认识。如此开放性的的试题给教师带来麻烦,但却鼓励了学生真正的阅读。古人云“半部论语治天下”,二月河能从《红楼梦》中汲取力量,相信,学生对感兴趣书籍的深入研读,再加上教师的科学指导,一定会获得人生的启迪。

由此,又不禁想到我们中小学语文课本。

现行课本的编排是文选式的,是由一篇篇文章及相关知识构成。然而选定哪类文章、选定哪类作者的文章、选定某个作者的哪篇文章,其主动权在编者。而课本的使用主体却是学生。如此,问题就来了。作为成人的编者与少年的学生,如何消除兴趣、经历、思想、感情等方面的鸿沟,达到彼此的一致和吻合?虽然每一套课本的编写组,除了专家以外都会吸纳一线知名教师参加,也肯定会做一些调查工作,但若要使所有课文都适合每一个学生的口味,那也只能是理想。课本在使用的过程中不断修订完善,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事实上,学生对语文学习不感兴趣,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可是,语文教学还要继续,学生还要在教师指导下共同学习,这又该怎么办呢?一是在编写课本时,尽其努力,最大程度地吸纳学生的意见。如果可能的话,在编写之前给学生提供篇目和内容简介,让学生阅读、讨论、比较,广泛听取他们的想法。在此基础上,形成切合学生实际的有效的课本。二是每个单元尽可能多地提供同一内容的不同风格的篇目,还可以兼顾不同层次,让不同的学生在学习中选择最符合自己趣味特点和理解水平的文章细读深研。三是像台湾国文教材那样,确定共同细研深究的文章扎实学习,其余,则由教师指导学生选取课外相关的喜欢的文章阅读理解,拓展强化。

苏霍姆林斯基说:“至于教科书(课本——作者注),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应当随时准备弹离的踏板而已。”“踏板”是工具,“他”(学生)才是主体,“弹离”才是目的。“踏板”越适合学生,“弹离”才能越高、越远。

总之,一句话,只有符合学生阅读兴趣、针对自我内心需求的阅读,才是属于学生自己的、真正的、有效的阅读。

教师,在阅读中成功

教师,在阅读中成功


  


刘经华先生在《教师走向成功的22条军规》一书中列举了教师成功的22种思想或做法,它涵盖了教师的职业选择、课堂教学手段的艺术化运用、教师健康心理的塑造和教师职业的未来发展等方面,可以称得上是一部“教师成功大全”。书名用“军规”,而不用“法则”“秘诀”,表明作者所侧重的是教师应遵守的职业道德规范,意在强调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教师走向成功中的作用。然而,无论职业道德规范对教师成功有多么重要的作用,它都给人以冰冷的感觉,表现出一种外在的约束,大有忽视教师自身愿望、自主能力之嫌。


其实,综合来看,教师成功的因素很多:有客观方面的,有主观方面的;有环境方面的,有人为方面的;有集体方面的,有个体方面的;有先天方面的,有后天方面的……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则是教师自身不懈地努力。从这点来说,我觉得教师的成功至少包含以下两点:


成功是一种责任。


一个成功的教师肯定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教师。


教师的成功,教师的价值,甚至教师的职业生命,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学生体现的。所以,教师对学生要有一种责任感。这是做教师的底线,也是教师的最高标准。这种责任主要表现在教师希望自己的每一个学生都走向成功,即学生掌握学科知识并进而提高其学习能力,成为全面发展的人才。但是这种希望能否变为现实,则取决于教师本身是否对自己富有责任感。


成功是一种责任,是说成功离不开责任。它包括教师对学生的责任,更包括教师对自身的责任。对学生负责任,就会增强自己的使命感,就会主动深入学生,了解学生,就会认真钻研教材,扎扎实实地开展教育教学活动。对自己负责任,就会思考自我存在的意义,就不会甘于平庸,就会关心自己的前途、未来,就会主动寻求自我提高的方法,寻找自我发展的途径。而这些,也恰是成功的基础,成功的保障和成功的必由之路。缺少了责任,也就会迷失生活的意义,就会视工作为负担,为痛苦。一个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教师肯定不会对学生负责。现实中,很难找到一个缺乏责任感或丧失责任感的教师,而走向成功的例子。


这种责任感的形成关键在于学习,在于广泛的阅读。同时,教育的性质和目的也决定了教师离不开阅读。阅读本身是一种精神,一种习惯,而且也是一种责任。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有外在因素的影响,但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于阅读。是书中典型事迹的感染,是书中反面人物的警醒,是书中哲理的启迪,是书中情感的陶冶。我自身成长的经历,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我热爱读书,信奉“开卷有益”的说法,所以读书很杂,自己藏书也很多。其中影响和指引着我前进的书籍主要有:美国总统顾问,白宫生产力促进会成员MR、柯美雅的系列图书《理想的人生》《如何快速致富》《成功不求人》《如何实现心愿》,这套“卓越丛书”生动地介绍了成功法则,使我懂得了成功之道在于强烈的责任感,在于充满理想、坚定信心、脚踏实地、勤奋耕耘、不懈磨练、善动脑筋。我庆幸自己在90年代初读到这样的好书,并经常向更年轻的教师推荐,在课堂上给学生引用、讲解。美国成功学大师卡耐基的《人性的优点》《人性的缺点》,使我更深刻地了解了自己和周围的人,在工作中努力改正自己的“缺点”,学习他人的优点,并发扬自己的“优点”。《论语》和《论语别裁》使我更充分认识到中国古典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到“圣哲先师”的崇高伟大,成为我实施教育的指引,也奠定了我今后形成教育思想的基础。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100条建议》则为我的教育教学实践树立了具体的“标杆”,使我及时快速地步入快车道,在教育工作中健康地发展。可以说,没有当年和现在孜孜不倦的阅读,就没有我目前沉重的使命感,没有包容一切的思想,没有课堂上的挥洒自如,没有出色的成绩……


由此可见,教师只有把成功作为一种责任,并努力地通过广博的阅读、积极的阅读负起这种责任,才能真正走向成功。而且只有教师的成功才能促进学生的成功;换言之,成功的学生来自于成功的教师。任何一个成功的教师,都是责任感强烈的教师。


成功是一种自觉。


对于个人来说,内心首先要有一种成功的愿望,成功的冲动。这种成功的愿望和冲动,实际上就是一种教育理想,教育追求。它能使人不断超越自我,一步步迈向成功。这种愿望和冲动,应该是自发的,自觉的。不是外界施加的,不是他人赋予的。换句话说,一个教师的成功首先是他要始终想着成功,想着自己的教育之梦。如此,他就会将其当作努力实现的目标,化作不断前进的动力。虽然,内心想着成功,最终不一定能够成功(还受其他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但是一个根本没考虑过成功的教师,那是肯定成功不了的。即使外界施以巨大的压力,也很难成功。只有将成功作为一种自觉意识,作为一种自发行为的教师,才能主动学习,才能勇挑重担,才能开拓进取,才能坚定不移地走在教育教学改革创新的最前线。大量事实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魏书生150余次的教学申请报告,完全出于自愿;购买大量的书籍,订阅大量的报刊,也完全是出于自觉。就是这种自觉自愿成就了这位了不起的改革家。李镇西数量惊人的生活日记和教育随笔又何尝有人逼迫?


然而,这种自觉自愿,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也非凭空产生的。它是一种生活充实,它是一种内心渴求。它仍然像责任那样来自于学习,来自于阅读。它是教师在阅读中的熏陶、感悟、融会贯通,是文本中的人物、事件以至作者的思想在自己内心中的碰撞、冲击、对话、交流,是美好事物对自己心灵的净化和灵魂的荡涤。阅读会开启教师的智慧,会提升教师的品位。潜移默化之中,教师就会视野开阔,心智明亮,放眼成功,极目未来。一个不去阅读,不知阅读,不会阅读的教师,根本不会将成功上升到一种自觉意识、自发行为。如此,也就不思进取,甚至停滞不前。在这种情况下,谈什么教书育人、改革创新,最终只能是一句空话而已。从这点来看,说阅读能促进教师自发上进,是有道理的;而将自发上进说成教师教书育人的前提、基础,一点都不为过。大量的名言古训,都论述了阅读的重要;众多的事实也充分表明,教师不仅离不开广泛、深刻的阅读,反而更急需加强阅读。这是一种文化积淀。好书系人生路标,美文乃读者佳肴。开卷陶冶情操,华章启迪智慧。教师立足的起点高,视野才开阔;教师立足的基石厚,建起的知识大厦才牢固。居高临下,厚积薄发,教育教学就会扎实有效,灵活巧妙。教师自然就会产生一种愉悦感,就会自得其乐。于是工作的内驱力、自觉性、责任感就不可抑制的迸发出来。如此,教师便顺利实现教育职业、教育事业、教育生命的三级跳,实现真正的成功。


另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教师生命价值、能力水平的体现主要在课堂。而上好课的关键就在于崇高的师德、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渊博的知识和巧妙灵活的教学机智。这些也是得益于积极自觉、广泛深刻地阅读。深水能载重,厚德好载物,正是此理。一名教师要想成为学者型、科研型教师,就离不开孜孜不倦的自觉阅读;即使一名教师不想有太高的发展,只是想上好课,那也离不开阅读。老教师是这样,青年教师更是如此。这是时代的需要,是新课程改革的需要,也是个人成长的需要。否则,就会跟不上新形势的发展,只能做照本宣科的可怜的搬运工、传话筒。再者,教育不是复制,也不能复制,它是在学习基础上的创新。教师要想具有科研意识、创新意识,并培养学生的探究精神、创新精神,唯一的做法也是自觉阅读、自觉实践、自觉思考。


当然,无论从责任来说,还是从自觉来说,要想成功,都离不开学习、阅读。但还必须注意阅读的方式方法。强制阅读,不行;泛泛阅读,也不行。它需要达到一种理想的境界,只有如此,才会有大的收获,才会有助教师走向成功。刘经华先生在《教师走向成功的22条军规》中,对读书境界进行的描述对人很有启发。仿照王国维的治学三境界,刘先生也归纳了阅读的三境界:


第一境界:“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读书要静心,守住心灵的宁静,耐住寂寞,不怕孤独,专心致志,心无旁骛,要有“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境界。


第二境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仅要坐下来,还要读进去。读进去才会沉醉其中,才会人书融为一体,达到“物我为一”的境界。


第三境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读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高屋建瓴,看事物更加通透。


这是阅读的境界,是治学的境界,其实也是教师成功的境界。在这之中,又何尝离开过“责任”“自觉”!


    综上可见,教师的成功是一种责任,是一种自觉。这种责任会促成自觉,这种自觉反过来又会强化原有的责任。但这种成功的责任和自觉最终来自于阅读,来自于积极主动、广泛深刻地阅读。

作文教学要打通三个通道(1)

作文教学要打通三个通道(1


 


叶圣陶先生在《语文教学二十韵》中说:“作者思有路,寻路识斯真。”尽管叶老是从阅读教学的角度说的,但是我们同样能将其引到作文写作上来。如果这样,这里的作者就是学生,也就是说学生写作文应该是有路子的。关键在于我们语文教师要帮助他们找准路子,领上路子。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的路子也就是三个通道,老师们的任务就是教学生学会“打通”。


打通阅读和写作的通道


阅读和写作是语文教学的两项主要内容。学习语文的方法,就是多阅读多写作。这是大家公认的方法。既然是公认的,就必定有它的道理。多阅读,定会开阔视野,增长见识,陶冶情操,提高理解能力;多写作,能培养观察的习惯,锻炼思维能力。在语文学习中,二者孰重孰轻,不好区分。但从文人们对二者的论述中,可以看出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只有多阅读,才能写作顺利,产生精品佳作。唐代杜甫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宋代苏轼曰:“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元代程端礼言:“劳于读书,逸于作文。”清代万斯同说:“必尽读天下之书,尽通古今之事,然后可以放笔为文。苟其不然,则胸中不能无碍。胸中不能无碍,则笔下安能有神”。俗话也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经验之谈,数不胜数,但都强调了读书与写作的关系。


无数事实证明,写作的成功的确离不开大量的阅读,可是广泛的阅读却不一定能使得写作成功。从二者比较来看,阅读相对容易,只要识字,就能拿书阅读。君不见身边不乏读书人,可曾写过一篇文章?或许你会说他们没有写作需要,只是没去写。然而就算是他们有了写作需要,甚至是非常急迫的写作需要,也不一定能写得出,即使写得出,也不一定能写的好。看看我们的学生,不就是这样的吗?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从家庭到学校再到自我空间,他们读的书不可谓不多;老师家长布置题目,每次考试分值都是很大,不能不说他们没有需要,可是最终有多少学生写出像样的文章了呢?曾在网上看到一位老师大发牢骚,痛斥以上读书作文论。他以自身的经历质疑到:“简直胡说,我读的书也不少,怎么就写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呢?”记得当时我是边看边笑,似乎看到了那位老师愤怒的样子。笑后,我也做了一番探讨。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今日思来,认为是人们没有处理好二者的关系,尤其是没有打通阅读与写作之间的通道。阅读与写作之间其实是双向互通关系,用图示表示,那就是:阅读 写作,而在我们的意识中则是:阅读写作,或阅读写作,甚至是阅读与写作各自独立。如此,阅读无助于写作,难出像样作文也就不足为怪了。



怎样才能打通阅读与写作的通道呢?


不妨先看看名人们的介绍。


鲁迅先生在介绍自己的写作经验时说:“从前教我们作文的先生,并不传授什么《马氏文通》、《文章作法》之流,一天到晚,只是读,做,读,做;做得不好,又读,又做。他却决不说坏处在哪里,作文要怎样。一条暗胡同,一任你自己去摸索,走得通与否,大家听天由命。但偶然之间,也会不知怎么一来——真是‘偶然之间’而且‘不知怎么一来’,——卷子上的文章,居然被涂改的少下去,留下的,而且有密圈的处所多起来了。”作家邹韬奋在谈到自己读书和写作的体会时也说:“我所看到的书当然不能都背诵得出,看过了就好像和它分手,彼此好像都忘掉,但是当我拿起笔来写作的时候,只要用得着任何文句或故事,它竟会突然出现于我的脑际,效驰于我的腕下。我所以觉得奇怪的是:我用不着它的时候,它在我的脑子里毫无踪影,一到用得着它的时候,它好像自己就跑了出来……我在当时暗中发现了这个事实,对于课外阅读格外感觉到兴奋,因为我知道不是白读白看的,知道这在事实上的确是有益于我的写的技术的。”茅盾先生曾说:一个作家阅读古今中外的名著而能深刻领会其构思、剪裁、塑造形象的好处,并且每读一遍会有新的心得,这就意味着他的欣赏力在一步步提高;而欣赏力的步步提高反过来会提高表现能力。


从上述论述中,我们不难看出他们已经很好地打通了阅读和写作的通道,实现了阅读和写作的自由转化。因此,他们读得津津有味,写得轻松自如。


其实,这里所谓的打通,并不是简单的技艺,而是指形成一种思维习惯,即每读一篇文章自然地思考感悟其写作方法,并有效地掌握这种方法,内化成自己的一种能力。有了这种能力,也就更能带动阅读,而且阅读时更能抓住关键。


至于阅读,那是有方法的。朱熹在《训学斋规》中说“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三到之中,心到最紧。心即到矣,眼口岂不到乎?”他强调了阅读时“用心”的重要性。南宋陈潮溪在《新语》中说: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其所以入,终当求其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的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也。鲁迅酷爱读书,并且讲究读书的“三性”,即目的性、灵活性、广泛性;他往往带着问题读书,先大体了解书之内容,然后为自己提出一大堆问题:书上写些什么?如何写的?为何这样写?带着这些问题诚心诚意去读。读毕又问自己,假如我做这题又该怎样写?如此,与随意读相比收获甚远。茅盾经常采用“三式”读书法:第一遍,鸟瞰式,形成初步印象;第二遍,精读式,品味作品妙处;第三遍,消化式,汲取种种精华。老舍先生说:“读一篇文章,读完要仔细想想。会写文章的人,他用一个字就能顶几个字,他会找一个顶合适的字来用。读文章的时候,只念一念,不仔细想一想,是体会不到它的好处的。”


反观我们以及我们的学生们,是这样做的吗?我们往往是休闲式的翻看,或看热闹似的寻求刺激。我身边就有几位非语文老师,学校阅览室的《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那是每期必读,可他们每次写个总结都很费劲。再看学生自己是如何读书?要么地摊文学,要么心灵鸡汤……而且多为走马观花,“看着玩的”。按说每本教材都有经典文章,反复阅读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但可惜又被我们语文老师肢解成条条块块,强行记忆一些所谓的答案,最终在脑中形不成完整的印象和深刻的回忆。几年下来,不仅阅读能力没提高,写作水平也只能在低层面上滑行。由此可见,造成当今学生理解力不强和写作文艰难,我们语文老师也是有责任的。


为此,语文老师们在语文教学中应该站在语文本质的高度来认识语文,站在学生语文能力提高的角度来观照语文,真正树立起打通阅读与写作通道的理念。在此基础上,重视语文阅读教学中“阅读”的作用。因为教材提供的阅读材料都是样本,是编者经过精心挑选,作为母语作品中的经典范文而入选的。无论在题材广泛、体裁广泛、内容广泛,还是在思想内容、情感态度、写作技巧、文笔文风各方面都堪为后学垂范。语文老师要彻底抛弃“肢解”做法和说教形式,恰当引导学生通过反复的阅读、体会、感悟,不但使其了解内容,达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境界,更要使其在阅读过程中明白文章写了什么”“怎么写的”“为什么要这样写的奥秘。如此,也就与作文教学要解决的写什么”“怎么写”“这样写是不是最好的基本问题形成衔接。这样,也就真正发挥出教材的“例子”功能。据说,台湾的语文课本每册只有12篇文章,但学期下来学生的收获依然很大,老师多方面引导,学生当然有多方面受益。例子不必太多,能掌握方法,触类旁通即可。孔子“举一隅而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的古训,仍响在耳边。国培期间,聆听河南大学教授王立群先生讲座,他亲口说到自己给学生讲《鸿门宴》,文章前三行就将近用了半个小时。例子是要让学生真懂的。


在学习例子的过程中,老师要结合阅读教学,充分挖掘教材中“阅读”对写作的指导作用。 实施“以读促写”“以写带读”,根据作品特点多引导学生进行一些仿写、改写、扩写、缩写、补白练习等,通过有指导的“读”促进“写”,同时以“写”促进“读”。叶圣陶老先生说得好:“写作系技能,不宜视作知识,宜于实践中练习,自悟其法,不能空讲知识。”学习的过程,就是实践的过程,也就是体验的过程和积累的过程。


对于语文的学习,对于阅读和写作的练习,光靠课堂上的几个例子是远远不够的。这还需要老师有目的和针对性地将学生引向日常的阅读和写作。这是课堂学习效果的巩固,也是课堂学习的延伸拓展。没有这方面的功夫,只停留于例子的层次上,还是难有大的长进。实施了这方面的练习,又有了老师的恰当引导,学生很多的无意义阅读也顺理成章就变成了有意义阅读。这就是老师们鼓励并指导学生广泛阅读课外书的好处。一旦养成了习惯,课余写点随笔,记记日记,也就不在话下了。


阅读与写作关系密切,但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我们可以将二者看成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要提高这两方面能力,就要对他们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仅不能孤立看待,更关键的是要彻底打通它们之间的通道。


 


写作,需要深刻的心灵感受

写作,需要深刻的心灵感受


 


中学生离不开写作。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学习、生活的一部分,是紧随自己一生的活动;从短期目标来说,还要应对考试,毕竟高考中考都有写作试题,况且占有相当大比重。但现实情况是学生们对写作颇怀几分畏惧。何因?有人抱怨学生生活单调,无事可写;有人归咎学生熟视无睹,不会观察,并引用名言佐证:“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其实,学生生活形式好似单一,生活内容还是比较丰富的,包括其丰富的精神世界。问题的关键是“缺少感受美的心灵”。因为,写作是“心灵”的事,不是“眼”的事,更不是“手”的事。陆游诗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此之“妙手”,完全指“妙心”。否则,我们也不会有“得心应手”之说了。文以“心”为魂,“文心”可以“雕龙”;人以“心”为灵,“人心”能够“向善”。由此观之,心灵感受对写作的重要。应该说,对事物对社会对人生,心灵感受越深,越能写出深刻有力的文章;心灵感受越美,越能写出优美纯真的文章。如何使心灵纯美深刻起来呢?这就关系到阅读,尤其是对文学作品的阅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滋养心灵、优雅修养的重要途径,也是唯一途径。同时还是写作的基础。


可见,中学生又切切实实离不开阅读,离不开对文学作品的阅读。


阅读历来被认为是一件高尚的事。司马光“惜书”如命,每次看书之前,都会反复的擦洗桌面,除净灰尘,铺上薄毯,然后才肯把书平放在上面毕恭毕敬地阅读。古人读书时,还有沏茶品饮的高雅习惯。品茶可以清心,读书可以明智。书卷在手,清茶在杯,书香与茶香交汇在一起,令人心境澄清,物我两忘。看好书,品好茶,于古人,都相当的重要。林语堂在《读书的艺术》中说:“读书或书籍的享受素来被视为有修养的生活上的一种雅事,而在一些不大有机会享受这种权利的人们看来,这是一种值得尊重和妒忌的事。”同时,他还把不读书者与读书者在生活上的差异做了比较,认为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受着他眼前的世界所禁锢,其生活是机械化的,刻板的,“他只跟几个朋友和相识者接触谈话,他只看见他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可“当他拿起一本书的时候,他立刻走进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那是一本好书,他便立刻接触到世界上一个最健谈的人。这个谈话者引导他前进,带他到一个不同的国度或不同的时代,或者对他发泄一些私人的悔恨,或者跟他讨论一些他从来不知道的学问或生活问题”“一个人在十二小时之中,能够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生活二小时,完全忘怀眼前的现实环境:这当然是那些禁锢在他们的身体监狱里的人所妒羡的权利。这么一种环境的改变,由心理上的影响说来,是和旅行一样的。


阅读的确可以改变人的心境,滋养人的心田,甚至可以修养外表的优雅。黄庭坚感叹道:“三日不读,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这是说自己内心的感觉,同时也是强调阅读的作用。换成当今的话说,阅读能使自己谈吐优雅,能使自己行为端庄,能使自己心情爽朗,能使自己境界高尚。高尔基说:“文学是人学。”很有道理。从作者方面说,文学作品就是他生命的结晶,这里包含了他对人世的体察、人性的诠释和人生的感悟。从读者方面说,阅读高尚作家的伟大作品,就能够懂得人世警示、人性张扬和人生启迪。用林语堂的话说那叫“开茅塞,除鄙见,得新知,增学问,广见识,养性灵”。不然,也只能是始终“禁锢在自己的身体监狱里”,做着为人所不齿之事。历史上有一个笑话,说有个暴发户,买了一所新居。朋友纷纷送去贺礼,有送金鱼的,有送白鹤的,作为家园的点缀。过了几天,这位暴发户见到他的朋友,再次表达谢意道:“你送来的金鱼,颜色很好看,可是吃起来,其味平平。”又对送鹤的朋友说:“这种野禽,清炖总是有些腥气,还是红烧为妙。”现实如何?一些暴发户购得豪宅庭院,为装门面,在书房或客厅明眼处摆放大部头书籍,而其行为仍难以摆脱俗气。书籍的“摆放”是外在的,而“俗气”由心而生,故难“摆脱”。唯一方法是,把书籍“装入”内心,然后让书之“文气”逐渐“化”展开来,“雅气”充盈胸间,“俗气”自然脱去。我们平时所言“看某某真是个读书人”或“真像个读书人”,就是对读书人的一种肯定,是从外在言行推断此人受过书籍的熏陶。


真、善、美,是社会理想之境界,故深得世人崇尚。从学科分支角度讲,科学讲“真”,道德宗教讲“善”,艺术讲“美”。从综合角度看,文学作品又融合了一切。因此,我们应每天抽些时间静心阅读。对于阅读能力来说,不是一夜之间就能练就的;对于美的心灵而言,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养成的。尤其是对于后者,更不能采用硬性灌输的方式,它更需要的是“润物细无声”般的滋养。这就好比在心田上撒下真善美的种子,然后给予充足的水分、阳光和营养,细心呵护,静待它的发芽,开花,结果。作家种下真善美,我们收获真善美。这是一个过程,一个不短的过程。违背了,就难有好的效果。看看我们中学生的行为规范要求,多美好!而事实却不能不使我们叹息。其主要原因,恐怕就在于缺少对文学作品的深入阅读。当然,这种阅读应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觉行为,不是为了功利性的解题做题。现在的学生们或许也有这种渴望,但大多数被当今的教育体制扼杀了。有的敢于冲破樊笼,走向成功。韩寒读文学历史,形成自己的思想。尽管可能有所偏激,但他却说“就算是有问题的思想,也比没有思想强”。读书,形成了他的价值观、世界观,也促进了他的写作;同时,也培养了他开车到灾区救人的义举。瑞士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尔曼·黑塞在《获得教养的途径》中说:“没有爱的阅读,没有敬重的知识,没有心的教养,是戕害性灵的最严重的罪过之一。”的确,没有爱的阅读,就没有心的教养,也就没有性灵的净化、升华。当代作家麦加少年时代就曾被文学温暖过,他因此相信,文学可以温暖、校正人心,文学也应该去温暖、校正人心。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作家,所以,谈起自己的写作,他说:“时代在变,日新月异地变。有些美德变成了迂腐,有些崇高变成了可笑,有些秘密变成了家喻户晓。但有些东西、有些价值、有些目光、是恒定的、永世不变的。从理想的角度说,我写作的意义就是想找到,或者建立这些东西、这些价值、这些目光。”作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明确“这些东西”,认识“这些价值”,具备“这种目光”。简言之,就是美化自己的心灵,“获得高尚的教养”。


面对现实,让我们少些抱怨,多写阅读!


选好自己喜欢的作家,选定自己喜爱的作品,利用闲暇,挤点时间,觅得一室,寻得一隅,静心地读下去吧。权当灵魂的一次次漫步,权当寻求精神的伴侣。如此,不仅会得到心灵的提升,让心灵感受变得深刻,而且很容易找到写作的真谛。至于考场作文,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随便翻翻之三——好书都该读

好书都该读


首先声明:这不是广告。


假期里,在书店无意看到几本书,且随后在超市的书籍专柜也同样发现。这是“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的“最全集”系列书,荟萃了国内外现当代文学的经典,软精装,每本370多页,超值价格19.80元。一眼猎到,即决定买下,而且一出手便购五套,惊得收银员直呼“怎么是一样的呀”。留一套私用外,其余便送朋友。我觉得这对他们读初中的孩子会有好处。


一有空便翻上几页,每次都备感神清气爽。走近大师内心,与大师交流,仿佛自己一下子也豁亮起来、丰盈起来。这是大师智慧的感染,这是大师光环的映照。此时,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读书真好!看看鲁迅的《秋夜》和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更清晰了兄弟二人的写作风格;再查查二人的经历,对其又有新的了解。像众人一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烂熟于心,但理解恐怕只在皮毛。读了这位才子的《我所知道的康桥》,才真真领悟到诗的含义……我不停地细读,且从未如此仔细地圈点勾画做批注。那几位朋友询问阅读方法,我便如此推荐。我想这总比单纯做几个阅读试题有意义得多(况且如此下去,阅读理解及写作能力肯定会提高)。后来问他们及孩子,都回答很好。我相信这不是安慰,更不是敷衍。由此,也不禁使我联想起自己的学生:如果人手一套,那该多好!但愿他们能自己寻得!


不做广告,但还是期盼学生,包括成人,都能读到!

呼唤“放羊式”阅读教学

呼唤“放羊式”阅读教学


 


“放羊式”教学历来是人们批判的对象。


分析原因大概是此类教师将学生带到一定的场地,或在自己的课堂上,稍作安排,甚至不问一声便让学自由活动,而自己则去一边休息或做别的事情。对学生的活动不作指导,也不问结果,致使学生活动无目的,过程无计划,场面无秩序,丧失了教育的性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甚至存在着安全隐患。一定程度上说,这是对神圣教育职业的亵赎,是对教师光荣称谓的玷污,也是对渴求发展的学生的犯罪。此类教师不负责任的做法理应受到严厉地批评和谴责。


然而一直以来,我就对将这种现象冠以“放羊”之名耿耿于怀。我为现实中的“放羊者”内心鸣不平。我觉得如此称呼是对“放羊者”的不解和贬低。虽然我没亲自放过羊,但在现实中和影视节目上、文章介绍里看到过放羊的场景。


首先,放羊者要有放羊的本领、才能。他目的明确,就是要为羊儿找到丰茂的草场,那里有充足的养料和甜美的饮水,能使羊儿吃饱长肥。他有帮羊儿寻找茂盛草场的能力。他善于发现,勤于打探,辽阔的草原利于放羊,一旦缺失,就必须去寻找一个又一个草场。他能甩响长鞭,吹响口哨,让羊儿明白自己的心意。他知道训练头羊,让这个同类“领导”发挥作用,如此几十甚至成百上千的羊儿便秩序井然奔向同一目标。他几乎了解每只羊的特点,并能针对实际进行“调教”,一经发现病羊赶忙医治,使其尽早恢复健康。当天气骤变,他又能及时反应,想法让羊儿躲避……相信大家印象最深,也是最感惬意的场面是:蓝天莹莹,白云悠悠,微风习习,芳草青青。羊儿自由闲适地吃草,放羊者跷脚仰卧草甸之上,或看浮云变“白衣苍狗”,或翻上几页闲书,或干脆吹一曲横笛。再不就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情形。但无论哪种,这,才是真正的“放羊”之景。看似不闻不问,看似放任自流,其实是有目的、有计划、有内容、有纪律的。有前面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剩下的只有羊儿自个的事了。人,总不能再代替羊儿吃草吧。至于哪只羊儿喜吃何种草,什么时候喝水,主动权在羊“自身”,只要吃得高兴,只要能吃饱,只要能长膘,“放羊者”何须干涉!这种情景按古代说法,有“无为而治”之状,照当代理解,则有“回归自然”“物人和谐”意味。


由此可见,“放羊”并没有什么不妥,相反,倒有几分令人羡慕。


当初第一个将“放羊”一词引入教育教学的人或许只是看到了表面形式,未对其实质进行深入思考。谁知只因看问题一时片面,致使后继者直到今天还坚持着偏颇或错误的认识,毫不留情地挞伐否定“放羊”。实际上,人们平时所谓的“放羊式”教学并不具有“放羊”的特点和功能,更无“放羊”的境界和意蕴,甚至连起码的形式都不具备。那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放任自流,是不加管理和引导的自取失败。出现在这种场合的教师要么无能,要么没有责任心,与“放羊者”的表现相差甚远。相反,在现实中,人们又自觉不自觉地承认着“放羊”。对单位里号召性强、起表率作用的人,大家不是习惯地称之为“领头羊”吗?因此,再以“放羊”之名加到这种教学上面,则显得牵强、生硬、极不合适。


其实,从新课程对现代教育的要求来看,今天我们恰恰需要真正的“放羊式”教学。“放羊式”教学体现的正是自由选择,自主探索,自行吸收、积累,更是一种自我管理、自我成长。在这种教学中,学生成了真正的主体,而教师则是“放羊者”,负责把学生引领到营养丰富的“草场”,并作适时地点化、指导。如果把课堂比喻成“草场”,那么教师就要想尽办法使课堂“水草丰美”,气候相宜。扩大来说,作为一所学校就应该是一个大的“草场”,每一个教师都要为这个“草场”的丰茂努力。


下面就以语文学习中的阅读为例作一阐释。


阅读是提高学生语文能力、培养学生文化素质的重要手段,是促进写作、陶冶情操的主要途径。然而,现行的学校教学中,阅读始终处于尴尬的境地。要么领导认识不足,重视不够;要么学生无处可去,无书可读;要么教师压抑限制,搜查收缴。而反观学生,阅读热情却十分高涨,他们渴望开阔眼界,得到更多的知识,增强能力。要解决这一矛盾,使学校形成浓厚的读书阅读氛围,就必须彻底改变落后的认识。在重视阅读的基础上,有效实施“放羊式”教学。


首先,要建设优良的“草场”。既然是“放羊”,就要让羊儿有草可吃,而且最好是优质牧草。学生阅读要有场所,要有理想的环境。学校应建有宽敝明亮的阅览室,并且全天候向学生开放;学校图书室要及时充实,鼓励学生积极借阅;各教室要开辟图书角,师生共同捐书,大厅、走廊可以放置书籍杂志,让学生随时可读。对此,山东潍坊十中做到了,他们就充分利用了走廊,放置了不少书刊,学生自主管理,自主阅览,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广东潮州市金山实验学校也做到了,作为一所初级中学,却拥有面积500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千人阅读的图书馆,令人感叹……而作为语文教师,也应该每周开设阅读课,专门提供时间让学生自主阅读……如此,各项举措就形成合力,共同建设好繁茂的“草场”,为“放羊”奠定坚实的基础。


其次,要将“羊儿”引领到“草场”上去。现实中,真正的放羊往往是“放羊者”将羊群赶往草场,这当然也有头羊引路。而“放羊式”教学则最好是引领,使其自觉进入“草场”。这一方面要靠“草场”优美的条件吸引羊儿;另一方面要让羊儿有一种饥饿感,想去,愿去百草丰盛的草场。为此,教师要在学生间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转变其观念,增加其阅读需求,使其自觉地阅读、吸收、积累、提升。一旦学生的阅读兴趣被完全激发出来,他们就会积极地奔向“草场”。到那时我们理想中的美丽的“放羊图”就会出现。


第三,要给定“羊儿”自由,让其根据需求选择合适的“草”吃。真正的“放羊者”把羊儿带到草场后,对羊吃的什么草,一般是不干预的,只要能给羊儿营养、利于其生长的草都可。教师对进入“草场”的学生,要尊重其差异,尊重其选择,让其自由自在地寻觅、咀嚼、消化。强扭的瓜不甜,硬性地规定也不恰当。牛不喝水强按头,结果可想而知。但尊重并非放任,教师还要教给学生“选择”的技能,教给“吃”的方法,如此,“羊儿”的成长才算健康。


从本质上来说,真正的阅读是一种个体的活动,是一种自觉的活动,是主观感受的活动,是主动性充分发挥的活动。这与“放羊”的特征相吻合。然而,这种个体自觉的活动,并非盲目、随便的,它需要教师的精心组织,周密计划,还需要认真观察,巧妙指导。


新课标明确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是与“放羊式”教学方式相一致的。在人们疾呼还时间给学生,还课堂给学生,还能力给学生的今天,“放羊式”教学方式恰恰做到了这一点。阅读是这样,语文教学是这样,其他学科的教学也是这样。因此,教师们应大胆摒弃传统观念对“放羊式”教学的错误认识,切实从学生利益出发,顺应新形势的要求,敢做“放羊者”。


相信,当大家看着“羊儿”在水草优美的“草场”上吃草,并且一天比一天肥美的情景,定然会欣喜慰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