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学目标的达成 ——对语文教学目标的现实思考之五

关于教学目标的达成

——对语文教学目标的现实思考之五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既然设定目标,就需要达成。否则,那是任务没完成,评价要受影响。

但是,教学目标和其他行业的目标是不同的。教学目标是针对学生的能力培养、情感陶冶的,而学生却是有思想主张、有个性特点的人,学生的思想、个性影响着教学目标的实现。其他非教学类目标可以由行为者直接凭能力去实现。工人每小时完成多少个零件,一车物资两小时卸完,十三秒跑完100米……只要个人能力达到,这些目标都容易实现,而且也没有后续工作。完了之后,就可以再实现别的目标了。我们不能把教学目标等同于此类目标,在教学上采取“日日清”的策略。实际上,“日日清”,“清”的只能是形式,是表面。运用这种评价和检测手段,如何对待学生的“思维”?

教学目标的实现,往往不是一次性的,需要反复多次的实践。能力目标是这样,情感目标也是这样。从这一点来说,风靡南北的“当堂达标”就需要值得好好推敲。“当堂”“达”的是什么“标”?知识目标?能力目标?过程目标?方法目标?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情感和价值观绝不是一堂课能解决的,方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能力培养需要反复,过程目标也无须列出,任何学习都有过程,只是是否放手给学生。那最后只剩下知识目标了,而很多知识目标恐怕也不是一堂课能够解决的。即使是对汉字的识记,不经课下复习也不能马上掌握。当然,站在教师角度看,“当堂达标”是说得过去的的,教师只要把自己事先设定的任务完成,即算“达标”。这就等同于跑完百米。可见,所谓的讲效率的“当堂达标”,很大程度上是背离语文学习本质的。学习不是百米跑,它好比是马拉松。它需要时间,需要等待。在同等的时间内,不同层次的参与者是在不同的点上,但他们都在这个过程中,都在一步步接近终点。事实上,很多学习目标的达成周期是很长的。

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对于语文教学目标的达成,就不会这么急功近利。在这方面,是与教学目标的“表述”紧密联系的。至于教师是否在课前向学生出示教学目标,是否让学生齐读学习目标,那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关于教学目标的表述 ——对语文教学目标的现实思考之四

关于教学目标的表述

——对语文教学目标的现实思考之四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目前,人们普遍已经达成共识的是:教学目标的表述应该包括四个基本要素——行为主体、行为动词、行为条件、表现程度。进一步说,也就是体现了谁?(学习者)做什么?(可观察到的学习行为)在什么条件下?(支持学习的环境)做到什么程度?(行为的标准)概括而言,就是要运用能够易于观察、便于检验测量的动词来表述学生在一定条件下的学习活动所达到的程度。即设计教学目标必须遵循明确、具体、可达成、可检测等基本标准。

这种共识有其科学的道理,这是一种先进理念的体现,一是尊重了学生的主体地位;二是注重了课堂效率的问题,尽量避免耗时低效甚至无效的现象,充分说明了“做对的事情”确实“比把事情做对重要”。

然而,正如人们所言,“数学看去一条线,语文看去一大片”,语文学科有着它的模糊性特点。尤其是作为汉民族语言来说,更是如此。这种模糊性造就了汉语的语言美和形象美,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和奇妙的创造机会。而这,也正是我们学习语文的一种传统。“涵泳”“浸润”“不求甚解”“潜移默化”“顿悟”等等,正是对这种传统语文学习方法的概括阐述。语文学习是一项“慢”工,既如此,就应该讲究“慢”的艺术。“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如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等,说的都是“慢”,都是“积累”和反复思考。依此观之,就需要对目标设定遵循的标准,亦即表述的语言重新思考。一般来看,大凡精确化、可检测的教学目标,多为低层次目标,比如“认识五个生字,熟记六个词语”“会背文章第四段”。至于“能力”目标,即使能够检测,但能保证达成了吗?要知道任何一项技能都需要反复练习才能具备!“过程与方法”目标又如何检测?“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又岂能检测?即使学生谈了感受,表明了觉悟,就能肯定他具有了这方面的价值观?一堂课果真能解决这么多问题,这样的教学也就简单了,我们的教育也就简单了。

因此,对于教学目标的设置和表述,语文教师当遵循学生的认识规律,该运用模糊词语的就不需要精确化。“理解”“熟悉”等一些词语绝非禁用,相反,还能尊重不同层次的学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回归语文学习的原点,才能真正符合语文学习的本质。不妨列举台湾国语教学中的目标表述:“能了解和诠释作者所欲传达的信息,进行对话”“能运用不同的阅读理解策略,发展出自己的读书方法”“实践‘学习让生活更容易’的目标”。事实上,我们的《语文课程标准》中也同样运用了很多这方面的词语,“理解”“学习”等,都带有模糊性,这样就更有开放性、层次性和动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