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者

垂钓者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眼前是几位站在“幸福堤”上,面对波涛甩竿的钓者。

他们每人都有两只钓竿,收线放线,交替作业。他们忙碌一会儿,然后便是长时间的等待。忙碌时,技术娴熟;等待时,耐心平静。刺我头疼的海风,他们却似无感觉。是习惯了,还是太过专注?其实他们的穿着还不如我们的厚实。

经过他们身边时,我专门探头察看他们的成果,小水桶里只不过两三尾小鱼。此时,正巧有一位忙着收钩,结果毫无收获。在看他重新整理钓钩时,我惊异地发现那双手十分粗糙,简直就是老榆树皮。我盯着他被风吹得红红的脸,心中有些不解,劳碌大半天,就为两三尾鱼,值得吗?刚才在海岸上也见到两个钓者,他们至少可以侧身挡风呀!

疑惑中,忽然想起“钓翁之意不在鱼”的句子来。“不在鱼”,在啥?在爱好,情趣。但“在鱼”又在情趣,不是更好吗?物质、精神两满足,是双赢。后来,教学《钓胜于鱼》一文,感受也是如此。同事中也有几位钓者,我们那儿没海,他们便去河湾垂钓,很多时间是花钱去鱼塘。每次回来,他们都会谈到收获,尤其是钓到大鱼则是兴奋不已。不过无论收获多少,他们每天的兴致不减,仍然挤时间去垂钓,即使是刮风下雨,有时甚至是零晨四点出发,备上干粮,一钓一天。

是兴趣在吸引他们,是情致在支撑他们。就如同傲立海风中这几位钓者。只是海风中的钓者似乎更潇洒,更入画。他们是在垂钓,也是在满足意愿,同时又是不自觉回归了自然,享受到一种心灵的平静和生活的淡适,创设出一种“独钓寒江雪”的意境。

现代社会中的人,不恰是需要这样的境界吗?

包括你,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