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沙滩上

岁末游青岛,有些小感触,遂记录之。

走在沙滩上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岁末,海风刺骨,真不是观海佳期。

但我们还是最近距离地接触大海。

穿鞋走在沙滩上,眼看鳞光闪动,耳听阵阵涛声,不禁想起歌曲《外婆的澎湖湾》来,优美的旋律在心中盘桓。这里同样是阳光、沙滩、海浪,只是少了仙人掌和老船长。老船长肯定会有的,或许正在海上,或许早已上岸。可“仙人掌”却始终是疑惑。

孩子们一样走在湿漉的沙滩上,我与海水玩起了游戏。海水退去,便跟着往里走几步,大有看你敢把我怎样之势;海水涌来,先不理会,一看它毫不留情地马上扑向鞋子,便嬉笑着赶忙跳着后退两步。任凭海水轻轻抹去浅浅的脚印。如此,一路走来,轻松愉快。走在近旁干厚海滩上的几个伙伴,给我开起玩笑:别后退才算本事。我则挑衅似的说:你来试试。我不上他们的当,我舍不得脚上的皮鞋。

上岸时,还需穿过近旁大片又干又厚的沙滩。走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比刚才吃力多了。怪不得招呼一些伙伴从这走时,他们则拒绝说“不好走,还会往鞋里灌沙”。看看上面的大路,他们早已无影,看来还是平坦之道顺畅省力。

停下喘息。

海水依然一如既往地涌动着,将自己漫过的地方恢复原状。再看自己走在上面的这片沙滩,则留下了乱七八糟深深浅浅的脚印,包括我刚刚留下的。

忽然,我意识到:只有艰难的跋涉才能留下明晰的足迹啊!

其实,人生之路,又何尝不是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