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真的需要勇气

    南京晓庄学院  张华清

     

    教育应该是舒缓、宁静的;

    教育应该是朴素、实在的。

    教育,有其自身规律,教师循其规律静心而为,即可。

    因为,教育没有枪林弹雨,没有惊涛骇浪。教育勿需冲锋陷阵的勇士,勿需惊天动地的强者。

    然而,教育要健康发展,教育要探究真理,而发展就意味着可能的曲折,真理就意味着可能的被掩饰或歪曲。因此,教育需要教师有勇气明辨是非,需要教师有勇气追求、开拓。

    为此,教育家帕尔默写作了《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为此,当代学者张文质写作了《教育的勇气》。帕尔默在书中深入探索了教学的生命,他认为“优秀的教学不仅止于技巧”,而是“来自于教师的自我认同与人格统整”。张文质在文中抨击了当今“应试教育”的罪恶,对教师发出呐喊,“我们要努力回到生命当有的更坚韧的立场,回到作为个人的承担……努力培植自己更丰富的教育智慧,努力不使自己变得迟钝、衰竭、愚蠢、丧失热情,努力从自己具体的工作中生发更多的生命热度与温情,相信自己就是相信灵魂未死的价值,哪怕一点一滴,不是‘逃向苍天’,而是回到尘土既受苦又痴迷于自己笨拙的努力。”

    可见,教育确实需要勇气,而且这种勇气有别于那种凭个人心愿执意而为的表现,更有别于那种仅靠一腔热血而盲目用力、自我放纵的举动。教育勇气,可以体现在教育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且与教育职业态度和专业能力密切相连。概而言之,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勇于剥去形式主义的外衣,努力追求教育真谛。

    教育有其本质属性、自身特点和内在规律,因此,其发展也应该因势而为,循本而动。教育原本就是朴素的、安静的、实在的,是不需要任何打扮和装饰的,更不需要浮夸与作假。然而,不知从何时起,教育改变了其质朴、淡雅之本性,从浑身通透的农民变为盛装袭身的土豪,从清爽的小伙变为窕冶的女子。如此,也就自然带来一系列问题。

    比如:教育改革运动化、计划总结瞎编化、学习别人照抄化、汇报材料虚夸化、校园建设文字化、教研活动戏剧化、教育科研功利化、评价标准分数化……凡此种种,每一位教师都会遇到。如何对待,全凭勇气。无勇气,只能随波逐流;有勇气,即可冲破形式主义的雾霾,呼吸到清新的空气。扎根学科特点进行改革,持之以恒,不为外界所动,终会取得成效;教研活动针对问题发表意见,不是只唱赞歌,肯定利于双方成长;各项常规检查,真实常态再现,不为应付“圆满”,才能看清真实自我,明确发展方向;教育科研源于教育教学,不为各种评比所动,方能促进自我提高……

    由此观之,剥去形式主义的外衣,展示的才是有血有肉的教育,才是充满灵性的自我。如此,也才能看到真正意义上的教育。从这点来说,教育勇气就是心怀责任,明辨是非,按照教育本质做事,做正确的事。

    二是勇于舍弃违背孩子心理的僵死知识,积极选择符合实际需求的学习内容。

    教育需要因材施教,教学需要灵活应变。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促进学生思维,促进学生健康发展。所以,一切教育教学活动,都应围绕这一中心而开展。脱离实际情况,不顾学生心理规律的教育教学,最终都会是失败的。知识至上、死记硬背的认识和做法,限制了学生的思维;知识讲解、照本宣科的教学,抹杀了学生兴趣。为了迎接检查,反复演练多遍的课,扭曲的是学生价值观。

    教师只有把课本僵死的知识化为自己灵动的知识,才有可能引导学生将此有效化为自我成长不可或缺的营养。否则,那些知识只能成为学生繁重的负担、生命的累赘。至于对课本的使用,教师当根据学生的知识基础和认知水平,敢于取舍整合,敢于变化改造。其实,哪个版本的教材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差异,关键在于教师的理解、架构和灵活运用。不知变通,不会通整,只是埋头于课本内容的条条框框之中,结果肯定目标落空。

    现代教育教学强调“预设”与“生成”。大量事例证明,在学习过程中“生成”的资源才是最有价值的。因为它来自于学生本身,来自于教师的思考,来自于教育实际,来自于教学实践。这就给教师提出了问题:能否放下“预设”,直奔“生成”?有教育勇气的教师往往不仅敢于放下“预设”,而且善于运用“生成”。这一方面,主要表现在对教参或专家规定的内容重难点、先后顺序、课时数、教学手段等,完全根据教学目标和学生实际,重新确定,使教材切实发挥“例子”作用,真正为我所用。教材不是核心,建议不是法宝,学生思维发展才是根本。另一方面,表现在课堂上,当学习过程中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阻碍教师“预设”正常运行时,教师当头脑冷静,果敢拿出决定:紧抓课堂“生成”,宕开一笔,循着学生的思路,拓展开去。常态课这样做,是勇气;公开课这样做,更是勇气。缺乏勇气,难见开拓性,往往会强行拉回学生发散出去的思维,压进统一的模子中。按着头皮硬灌,即使再严厉,都不会见成效。

    三是勇于冲破不合理的学生评价体制,自觉创设真正意义上的生活教育。

    学生千差万别,都具有鲜活个性。因此评价学生,也应该是每人一把尺子,找准学生的优势和成功点。真正的教育,就是“因材施教”;真正的评价,就是“因人而异”。其实,生活就是一把公正的尺子,凡是学生的思维和行为符合健康生活发展需求的,都应该予以肯定,包括尚未发掘出来的潜力。评价要看起始和结果,也更要看过程。分数评价仅是学生评价的一个因素,一定意义上并不是首要因素,自然就更不是评价的全部。教师要敢于跳出“分数代表一切”这种评价的怪圈。自觉用儿童的视角、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学生,评价学生。教师看学生,当如菩萨看众生:慈悲为怀,鼓励为主,点化为上,感悟为本。当一个学生,在别人的眼光中被定义为“坏学生”“差学生”时,教师能否责任为重,重新给出评定,这是需要勇气的。缺乏勇气,也就只能认同此理,任由学生“坏”下去,“差”下去。现实中,我们有很多学生,就是这样被“蔑视”,被“泯灭”的。

    因此,作为学校,作为教师,都应该拿出勇气建立新的评价体制,自觉把学生放在广阔的生活天地中,让他们去尽情展现,尽情发展。换句话说,就是要把学生从狭小的区域中解脱出来,使其冲出拥挤的教室,冲出僵死的课本,冲出书山题海和形形色色的考卷。正如陶行知倡导的那样“解放学生”,即解放头脑,使之能想;解放双手,使之能做;解放眼睛,使之能看;解放嘴巴,使之能谈;解放空间,使之能飞;解放时间,使之能闲。试想,如果真的做到这“六大解放”,岂能再有“坏学生”“差学生”?关键是能不能、敢不敢去实施“解放”!

    那么,教育勇气又是来自于何方?

    首先,教育勇气来自于教师对教育事业的追求。

    《易经》云“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立足从事之事,心怀他人,乐为他人,这是一种最高境界。但凡能把教育作为事业的教师,一定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教育勇气。因为理想正,进取心强。面对滞后的制度,面对落后的手段,面对陈腐的内容,面对繁杂的事务,面对一些不合理的现象,都会有勇气去改变。对于事业心强烈的教师而言,教育勇气应该是自发的、自觉的,是职业态度和专业精神的高度凝练和集中体现。

    其次,教育勇气来自于教师对教育职业的责任。

    教师的责任就是培养健康发展的人。这一目的,决定了教师肩负的重任不同一般。《论语》所道“士不可谓不弘毅”,正能体现教师的职业责任、使命意识。倘若心存责任,肩挑使命,就能驱使自我坚守教育原则,遵循教育本质。看到教育不合理的事情,勇于抵制;看到外界对教育的干预,敢于拒绝;看到学校不科学的做法,敢于挑战。这是一种追求真理的精神。

    再次,教育勇气来自于教师个人的教育智慧。

    教育需要智慧。教师需要做智慧的教师,因为智慧的教师,才能培养出智慧的学生。教师的智慧,体现在多个方面。其中之一,就是在教育教学实践中能够敏锐地发现问题,并能够及时有效地处理问题。冷静面对现实,敢于和善于触碰实际问题,并能想法解决,需要教育勇气;敢于和善于解剖自我,努力克服自身问题,更需要勇气。但无论何者,没有智慧是不敢做的,也是做不出的。而教育智慧,就在于不断地学习、实践和反思。

    最后,教育勇气来自于教师个人的教育能力。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确实有道理。底气足,何须担心。因为,一切尽在掌握中。对教师来说,个人的文化积淀深厚、实践经验丰富、教育理解力强、教学艺术高超……就能灵活应对各种变化,就能及时把握形势,掌控全局,驾驭一切,巧妙地处理各种突发事情。在别人看来难以处理的问题,却往往能够“险中求胜”,四两拨千斤,凭着智慧和胆识,“化腐朽为神奇”。对于能力不足者,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总而言之,教育教学是一项实实在在的工作,是一件自自然然的事情,但这项工作,这件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内在和外界的各种因素都会有形无形地给它的健康发展带来阻碍。这就需要每一位教师,以至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在实践中,守定教育目的,坚定教育信念,不断地磨练自己,提升自我,真正拿出教育勇气来冷静面对,智慧解决!

     

    (张华清,副教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单位:南京晓庄学院,地址:南京市北圩路41号 邮编:210017 邮箱:hq30z@126.com 手机:13770635046.)

     

    时间:2018-01-02  热度:62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